>关于我们 校园生活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
那是一段出生入恩佐2死的‘飞驰人生’
2020-11-22

图为赵文路的证件。受访者供图

图为赵文路的证件。受访者供图

  中新网呼和浩特11月21日电 题:九旬抗美援朝汽车兵忆疆场:那是赴汤蹈火的“飞奔人生”

  中新网记者 张玮

  “对我来说,那是一段赴汤蹈火的‘飞奔人生’。”21日,“90后”抗美援朝志愿军赵文路向记者提起在朝鲜疆场的6年如是说。

 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。赵文路接管中新社记者专访时,特意拿出克日刚得到的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为其揭晓的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眷念奖章,并端规则正地佩带在胸前。

  1930年,赵文路出生于山东省青州市益都县崇家沟村,18岁志愿入伍,作为汽车兵,他在淮海战役中获小我私家三等功。

  20世纪50年月初,朝鲜战争发作,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请求赴朝,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,颠末历次战役最终将战线不变在38线一带。

那是一段出生入恩佐2死的‘飞奔人生’

图为赵文路。受访者供图

  已是鲐背之年的赵文路回想起援朝疆场依然思路清晰,他汇报记者:“严格来说,我们是第一批入朝的。1950年9月份,大队伍还未动身,我们就‘零零星散’地暗暗过境进入朝鲜。”

  入朝后,赵文路接受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野战军某团汽车连连长。“汽车连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后方物资运送到前线,疆场上都是山路,恩佐2,白日敌军的轰炸机太麋集,不能运送,只能跑夜路,为了不让敌军发明,还不能开车灯,只能摸黑前进。”

  “敌军的飞机就在头顶上飞,扔的照明弹比屋里开着灯还亮,出格容易袒露。”赵文路说,“没步伐,只能加大油门往前跑,真的是赴汤蹈火。”

  赵文路回想,朝鲜战争打得最锋利的近三年时间里,一打起来就是半个月、二十天。“我们尽送了炮弹和子弹。”

  让赵文路最难忘的一场仗是敌军将他们整个团围堵在山上10多天。当时候打得整个团都快散了。

  “团长带着各人举办突围,没吃没喝,独一支撑我们的信念就是要完成任务。”忆起这些,赵文路几度哽咽,“依稀记得最后突围那天下着大雪,只剩下团长、政委、我和另一位战友4小我私家,其时只想,‘豁出去了,死就死吧’。于是,晚上摸黑冲下山。亏得我们命还不错,没被敌军发明。”

  在朝鲜疆场的艰巨是不可思议的。记者从赵文路口中得知,1950年志愿军达到朝鲜后,原规划10月份发放冬季战斗装备,却由于后方物资紧缺,战士们只能穿戴单衣单裤接触,一直到12月。

  赵文路说,在朝鲜,志愿军天天能领到的口粮只有9两高粱米,因为每人须匀出来1两接济朝鲜内地黎民。“当时候便秘是常事,部队只能把仅有的素油热了给战士们一人喝一口润肠。”

  1953年7月,抗美援朝胜利竣事。朝鲜停战后,中国人民志愿军辅佐朝鲜人民举办了战后规复和建树。

  1956年,赵文路随志愿军撤回中国,并改行复员就职于内蒙古熏染病疾病研究所,1962年调至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车队事情。

  记者相识到,赵文路在抗美援朝中因表示优异获小我私家二等功。

  70年转瞬即逝,赵文路的影象却像一本汗青回想录,他时刻激励后人:“好好珍惜此刻的优美糊口。”(完)

Copyright © 恩佐2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